宏偉城堡

自興建以來幾近完好如初的巴爾德堡壘,就是19世紀早期軍事據點的最佳代表。

巴爾德堡壘是由3個主要的防禦建築所組成,高度介於400-467公尺處。費迪南館是最底部的防禦建築,中間是維托里奧館,頂端則是卡羅阿爾貝托館。整座堡壘中共有283間房。

費迪南館屬於夾擊型建築,由兩棟建築組成,也就是費迪南上下兩館。此二館目前皆未開放遊客參觀。

費迪南館後方是摩太館及其側的波維瑞爾拉館;此二館用以舉辦教學工作坊。

幾近山腰處,就是位於維托里奧館的阿爾卑斯山博物館兒童區,是專門獻給孩子們的高互動展區,可以挑戰攀爬虛擬的白朗峰。

在山的最頂端,座落著兩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防禦建築,以一道牆包圍住所有建築。防禦南邊的是高拉館及其內院,以及卡羅阿爾貝托館(見圖)與其宏偉的兵器廣場,是個由寬闊拱廊所包圍的巨大四角院。此館二樓就是阿爾卑斯山博物館所在地。一樓的兵器廣場擺設短期展覽(砲手、食堂、哨兵)以及谷地文化中心。

在卡羅阿爾貝托館內尚可找到所謂的監獄區(見圖)──24間牢房分在四區。監禁囚犯的狹窄牢房空間極小,大約只有1.3米X2米。19世紀期間他們監禁了上百名囚犯,特別是在1854年第三次木屐起義時期,後來這些監獄轉變成堡壘的雜物貯藏空間。此區的多媒體展則獻予堡壘歷史。

入場路線

堡壘南邊有條外步道,引導您直通高拉館的庭院。還有一條彎處狹窄的內步道,由高聳的城牆支撐,帶您爬上北邊的斜坡抵達卡羅阿爾貝托館,並抵達同樣擺設短期展覽的堡壘馬廄。

因為有未來感十足的外部玻璃升降梯(見圖),要進入設防堡壘的頂端相當容易,從巴爾德村莊就能登上卡羅阿爾貝托館,抵達售票處、阿爾卑斯山博物館,以及擺設短期展覽的各空間、廣場、咖啡館和書店。

 

著名人物

從拿破崙到司湯達

許多人都曾路過巴爾德。大多數都沒沒無聞,但有些人卻特別出眾,不是惡名昭彰、留下事蹟,就是在回憶錄中留有對巴爾德的記憶。

毫無疑問的,拿破崙因操縱了巴爾德堡壘的命運,而成為最知名的人物。還有一位後來成名,但當時只有17歲的法國領袖隨侍人員。他名為亨利.貝爾,但以筆名司湯達更為人所知。36年後,在他的自傳小說「亨利.貝爾的一生」中,司湯達憶起跟隨法國領袖的那段冒險日子,並且描述出那場在堡壘山腳下、如火如荼的戰役:「…轟炸巴爾德造成一場大混亂;很崇高,卻近得有些危險。我並非滿心歡喜,而是有些擔憂,憂心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我從未有過如此感受,但當我發現自己又身處於拿破崙的軍隊之中,這種感受便浮現了。」

1831年,義大利政局動盪,另一位在巴爾德小村莊中嶄露頭角的人,就是加富爾伯爵卡米洛.奔索。

心知眼前任務相當耗時,薩沃伊的卡羅.菲力切在1828年,將重建堡壘的責任委託於軍事工程師法蘭西斯科.安東尼歐.奧利維羅,採用現代標準來打造前衛的防禦結構。1831年監管建築工程的任務被轉交給加富爾伯爵卡米洛.奔索。任何人都會很樂意接任,唯獨他反而將此視為懲罰,認為這是一種道德監禁,後來他自己稱之為「放逐」。被迫不能參與軍隊,與世隔絕,待在巴爾德的這段時間,讓這位未來的政治家深刻反思。因而放棄了軍涯,投身政壇。

在他以往散步的唐納斯,刻著一塊獻給他的碑文:

Italiano sosta!
CAMILLO BENSO DI CAVOUR
MDCXXXI-XXXII
Tenente del Genio
QUI
Sognando la Patria una e libera
Trascorse ore calme e soavi.
A culto del Grande.
Donnas MDCCCXXXIII

 

修復計畫

軍隊財產,堡壘1975年開始荒廢,並於1990年被納入瓦萊達奧斯塔自治區。一組專家提出一項修復堡壘建築及復興巴爾德村莊的可行研究。芬巴爾德股份公司規劃並管理修復工程,以及修正必要的功能用途:裝置未來感十足的觀景電梯、改善堡壘交通、增設停車位、修復道路、巴爾德村莊照明,以及修復四棟老舊建築。為了在產業衰落下進行區域復興,來自歐洲區域發展資金和國家周轉資金的獻金,也對實現計畫有所助益。因為要修復這棟宏偉堡壘及其相連領土,整棟堡壘建築及巴爾德村莊如今已成為阿爾卑斯山西部首要的文化中心,提供創新的展覽空間,同時推廣文化及高品質的住宿與接待設施。博物館的設計是為了要將其傳統展出歷史、科學、藝術和文化物品的展場角色與教育作整合。因此博物館就成了探索、演繹及溝通的創新之所;一個提供遊客深入吸收經驗的「文化主題樂園」。

堡壘數據

– 共為14.467平方公尺
– 展覽空間佔3.600平方公尺
– 內院空間佔2.036平方公尺
– 屋頂佔9.000平方公尺
– 有283間房、385道門、296個射擊孔、806步階梯
– 有500名以上技術精備的人力參與重建工程
– 搬遷了153.737立方公尺的土地
– 設置了112.705公尺的電纜線

 

修復過程之歷史

1993-1995年

修復過程的定義,在產業衰落之下,用以區域改造為目的的社區計畫為範圍,目的是要整合該區現有的產業與經濟,發展並推廣瓦萊達奧斯塔的文化旅遊。修復計畫由一群跨學科的專家小組詳盡規劃,委任一組區域官員及管理員監測,並經由瓦萊達奧斯塔區委員會批准。

1996-1998年
該計畫批准的資金成本約有3700萬歐元,其中還有從1996年5月17日區域法第10條歐洲區域發展和國家周轉資金而來的歐洲資金。規劃堡壘及巴爾德村莊的修復工程,成立由瓦萊達奧斯塔區、蒙塔那蒙洛斯市政局、巴爾德市政局,還有唐納斯及龐聖馬丁市政局所持有的芬巴爾德S.p.A股份公司,為此修復計畫負責。

1999-2002年
修復計畫的第一、二期──鞏固基石、改善現有基礎設施、對卡羅阿爾貝托館及高拉館進行施工、對其他館進行部分修復、對堡壘設備進行施工、對村莊基礎設施及照明進行施工。在查蘭德堡設置長期展覽「巴爾德資訊(Infobard)」,內容為堡壘和村莊修復過程的歷史。

2000-2002年
村莊道路的修復工程、將倉庫改建成新市政辦事處的所在地,並將厄巴諾宅邸改成住宿空間。市政局的前所在地改建成一家附設餐廳的旅館,微醺之屋則改建成旅館和酒窖(計畫第三期)。

2003-2005年
修復工程的第四期,是對卡羅阿爾貝托館、維托里奧摩太館及費迪南館進行施工,對堡壘內部道路進行施工,修復堡壘外部裝潢,為堡壘及村莊內商業、食宿及行政用途的內部場所配置家具,為阿爾卑斯山博物館、谷地文化中心及第一個官方展覽「阿爾卑斯山之夢」進行準備和配置家具,投影和安裝堡壘的大型照明設備,成立由堡壘和村莊相關建築管理的巴爾德堡壘協會。

2006年
卡羅阿爾貝托館與阿爾卑斯山博物館、短期展覽區及谷地文化中心皆於這一年開放。並以「阿爾卑斯山之夢」的展覽,作為文化活動的開端。

2007-2009年
摩太館和波維瑞爾拉館在當時都是開放給學生團體的空間,並安置阿爾卑斯山博物館兒童區、堡壘博物館及邊境博物館、短期展覽、戲劇、演唱會及其他活動的編制,將巴爾德/唐納斯/龐聖馬丁社區整合成功能性的微系統,目的是為了要提供完整的文化旅遊體驗。

 

堡壘的歷史

人類定居於巴爾德目前所在地的跡象,最先是出現在青銅時代。文化證據的跡象,最早則能回溯到西元前2000年,由堡壘山腳下凸石上吉祥儀式的杯形雕刻及石砌文字所組成。這些史前遺跡喚起和女性生育力相關的特殊古老儀式,以「女性滑落」石坡的動作聞名。此儀式包括從斜坡上滑下來,幾世紀以來讓石坡變得相當光滑。

朵拉巴爾堤以及石崖之間的狹窄通道,始終都是進入瓦萊達奧斯塔的必經之路。回溯到羅馬時期,絕大部分的高盧領事路是由岩石雕刻而成,將依芙瑞亞與小聖伯納山口及大聖伯納山口連接起來。建於西元前25年,羅馬人終於打敗賽拉西人之後,這條路就一直被使用到19世紀。沿路上令人印象深刻的考古遺址都一再顯露羅馬大膽建設的傑作:以巨大石塊打造而成的大型支撐結構、渡槽以及橫越阿爾巴德洪流的橋樑,這些還都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從中世紀城堡到薩沃伊據點

由於其掌控通道的高戰略地位,巴爾德宏偉的山脈自前羅馬時期便已設防,但稍晚才開始有記錄的證據。部分歷史學家將東哥德狄奧多里克大帝視為第一個在16世紀初期設置武裝駐軍的人。

防禦設備的第一份記錄文獻要回溯到1034年,屬於奧斯塔.鮑索子爵,其後代直到13世紀前半期都掌管著巴爾德。

城堡在1242年被阿米迪歐四世征服後,接著受薩沃伊統治。城堡古老的結構能在16世紀後半期的畫作中看見:由城堡主樓所主導的一系列(正方形)建築,被設有守衛塔樓的雙道城牆包圍住;整個稜堡系統沿山脈而下環繞巴爾德村莊。

1661年卡洛.伊曼紐爾公爵拆除韋雷斯及蒙蒂奧韋特的據點,並將所有砲火轉移到巴爾德去,巴爾德因此成為薩沃伊公國軍備的主要防禦基地。

堡壘在17、18世紀鞏固並發展其防禦結構。

因拿破崙攻城而投降

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間,維托里奧.阿梅迪奧二世的軍隊竭力反抗法軍之舉,對巴爾德來說實屬難忘。

但堡壘最著名的戰事應為1800年的攻城事件。5月14日清晨,拿破崙的4萬大軍翻越阿爾卑斯山,穿過大聖伯納山口,讓駐紮在波谷的奧皮埃蒙特軍措手不及。侵略軍很快就抵達巴爾德,卻被防守堡壘的奧地利駐軍擋下。

5月21日的夜襲,迫使巴爾德村莊向法軍投降,但堡壘總指揮史塔克德.凡.博卡夫上尉卻並未放棄這場戰爭。法國將軍馬爾蒙夜裡計劃將大砲運上設防的山頂,但幾次嘗試都失敗之後,別無選擇,只好攻城。最終在6月1日一整日的砲轟之後,凡.博卡夫上尉光榮接受戰敗。

奧利維羅的重建工程

沒想到會受到如此反抗的拿破崙,在一氣之下將這座「邪惡的巴爾德堡壘」夷為平地。

1827年,因為擔心法軍會進行另一次的襲擊,(撒丁島國王)卡羅.菲力切開始重建堡壘。他將此計畫委任於法蘭西斯科.安東尼歐.奧利維羅,他是一名軍事工程師。重建工程從1830-1838,共歷時8年時間。

由三棟建築物組成的新據點,各建於不同高度。最底層的費迪南館、中間的維托里奧館,以及頂端的卡羅阿爾貝托館。這個以軍備武裝的自治結構系統,能確保在敵軍攻擊之下,有相對應的防禦策略。

整棟建築裡共有283間房,至多可以容納416人(要是士兵都睡在鋪上稻草的地面上,就能容納兩倍人數)。有一部分武器是大約50部大砲,而倉庫裡的彈藥及糧食則可以撐上3個月。
19世紀末期,堡壘開始衰落。不再被用來打重要戰役,而開始作為判刑之用,然後又成為彈藥庫。

© 2008 - 2017 Associazione Forte di Bard - P.I/C.F. 01087120075 - Privacy - Cred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