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城堡

自兴建以来几乎完好如初的巴尔德堡垒,就是19世纪早期军事据点的最佳典范。

巴尔德堡垒是由3个主要的防御建筑组成,高度介于400-467米处。费迪南馆是最底部的防御建筑,中间是维托里奥馆,顶端则是卡罗阿尔贝托馆。整座堡垒中共有283间房。
费迪南馆属于夹击型建筑,由两栋建筑组成,也就是费迪南上下两馆。此二馆目前皆未开放游客参观。
费迪南馆后方是摩太馆及其一侧的波维瑞尔拉馆;此二馆用以举办教学工作坊。
接近山腰处,就是位于维托里奥馆的阿尔卑斯山博物馆儿童区,是专门为孩子们的设计高互动展区,孩子们可以在这里挑战攀爬虚拟的勃朗峰。

在山的最顶端,座落着两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防御建筑,所有建筑都被一堵墙包围。防御南边的是高拉馆及其内院,以及卡罗阿尔贝托馆(见图)与其宏伟的兵器广场,这是个由宽阔拱廊所包围的巨大四合院。此馆二楼就是阿尔卑斯山博物馆所在地。一楼的兵器广场摆设短期展览(炮手、食堂、哨兵),也是谷地文化中心所在地。

在卡罗阿尔贝托馆内还能找到所谓的监狱区(见图)──在四区有24间牢房。监禁囚犯的狭窄牢房空间极小,大约只有1.3米X2米。19世纪期间他们监禁了上百名囚犯,特别是在1854年第三次木屐起义时期,后来这些监狱被用作堡垒的杂物贮藏间。此区的多媒体展则展示堡垒的历史。

入场路线

堡垒南边有条外步道,引导您直达高拉馆的庭院。还有一条弯曲狭窄的内步道,由高耸的城墙支撑,带您爬上北边的斜坡抵达卡罗阿尔贝托馆,并抵达同样摆设短期展览的堡垒马厩。
因为有未来感十足的外部玻璃升降梯(见图),要进入设防堡垒的顶端相当容易,从巴尔德村庄就能登上卡罗阿尔贝托馆,抵达售票处、阿尔卑斯山博物馆,以及摆设短期展览的各空间、广场、咖啡馆和书店。

著名人物

 

从拿破仑到司汤达

许多人都曾路过巴尔德。大多数都没没无闻,但有些人却特别出众,不是恶名昭彰、留名历史,就是在回忆录中留有对巴尔德的记忆

毫无疑问的,拿破仑因操纵了巴尔德堡垒的命运而成为最知名的人物。还有一位后来成名,但当时只有17岁的法国领袖随侍人员,他名为亨利.贝尔,但以笔名司汤达更为人所知。36年后,在他的自传小说「亨利.贝尔的一生」中,司汤达忆起跟随法国领袖的那段冒险日子,并且描述出那场在堡垒山脚下、如火如荼的战役:「…轰炸巴尔德造成一场大混乱;很崇高,却近得有些危险。我并非满心欢喜,而是有些担忧,忧心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我从未有过如此感受,但当我发现自己又身处于拿破仑的军队之中,这种感受便浮现了。」

1831年,意大利政局动荡,另一位在巴尔德小村庄中崭露头角的人,就是加富尔伯爵卡米洛.奔索。

心知眼前任务相当耗时,萨沃伊的卡罗.菲力切在1828年,将重建堡垒的责任委托于军事工程师法兰西斯科.安东尼欧.奥利维罗,采用现代标准来打造前卫的防御结构。1831年监管建筑工程的任务被转交给加富尔伯爵卡米洛.奔索。任何人都会很乐意接任,唯独他反而将此视为惩罚,认为这是一种道德监禁,后来他自己称之为「放逐」。他被迫不能参军,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待在巴尔德的这段时间,让这位未来的政治家深刻反思。他因而放弃了军事生涯,投身政坛。

在他以往散步的唐纳斯,刻着一块献给他的碑文:

Italiano sosta!
CAMILLO BENSO DI CAVOUR
MDCXXXI-XXXII
Tenente del Genio
QUI
Sognando la Patria una e libera
Trascorse ore calme e soavi.
A culto del Grande.
Donnas MDCCCXXXIII

修复计划

 

作为军队财产,堡垒从1975年开始荒废,并于1990年被纳入瓦莱达奥斯塔自治区。一组专家提出了一项修复堡垒建筑及振兴巴尔德村庄的可行性研究。芬巴尔德股份公司规划并管理了修复工程,以及修正必要的功能用途:装置未来感十足的观景电梯、改善堡垒交通、增设停车位、修复道路、巴尔德村庄照明,以及修复四栋老旧建筑。为了在产业衰落下进行区域振兴,来自欧洲区域发展资金和国家周转资金的捐赠,也对实现计划有所助益。因为要修复这栋宏伟堡垒及其相连领土,整栋堡垒建筑及巴尔德村庄如今已成为阿尔卑斯山西部首要的文化中心,它提供了创新的展览空间,同时推广文化及提供高品质的住宿与接待设施。博物馆的设计是为了要将展出历史、科学、艺术和文化物品的传统展览馆角色与教育作整合,让博物馆成为探索、演绎及沟通的创新之所;一个可供游客深入体验的「文化主题乐园」。

堡垒数据

– 共为14 467平方米

– 展览空间占3 600平方米

– 内院空间占2 036平方米

– 屋顶占9 000平方米

– 有283间房、385道门、296个射击孔、806步阶梯

– 有500名以上技术精良的人力参与重建工程

– 搬运153 737立方米的土壤

– 铺设了112 705米的电缆线

修复过程之历史

 

1993-1995 年

修复过程是在产业衰落的背景之下,以区域改造为目标的社区计划,目的是要整合该区现有的产业与经济,发展并推广瓦莱达奥斯塔的文化旅游。修复计划由一个跨学科的专家小组详尽规划,委任一组区域官员及管理员监测,并经由瓦莱达奥斯塔区委员会批准。

1996-1998 年

该计划批准的资金规模约有3700万欧元,其中还有根据1996年5月17日区域法第10条从欧洲区域发展和国家周转资金争取到的欧洲资金。规划了堡垒及巴尔德村庄的修复工程,成立了由瓦莱达奥斯塔区、蒙塔那蒙洛斯市政局、巴尔德市政局和唐纳斯及庞圣马丁市政局持有的芬巴尔德S.p.A股份公司负责此修复计划。

1999-2002 年
修复计划的第一、二期──巩固地基、改善现有基础设施、对卡罗阿尔贝托馆及高拉馆进行施工、对其他馆进行部分修复、对堡垒设备进行施工、对村庄基础设施及照明进行施工。在查兰德堡设置长期展览「巴尔德资讯(Infobard)」,内容为堡垒和村庄修复过程的历史。

2000-2002 年

村庄道路的修复工程、将仓库改建成新市政办事处的所在地,并将厄巴诺宅邸改成住宿空间。市政局的旧址改建成一家附设餐厅的旅馆,微醺之屋则改建成旅馆和酒窖(计划第三期)。

2003-2005 年

修复工程的第四期,是对卡罗阿尔贝托馆、维托里奥摩太馆及费迪南馆进行施工,对堡垒内部道路进行施工,修复堡垒外部装潢,为堡垒及村庄内商业、食宿及行政用途的内部场所配置家具,为阿尔卑斯山博物馆、谷地文化中心及第一个官方展览「阿尔卑斯山之梦」进行准备和配置家具,安装投影和堡垒的大型照明设备,成立由堡垒和村庄相关建筑管理的巴尔德堡垒协会。

2006 年

卡罗阿尔贝托馆与阿尔卑斯山博物馆、短期展览区及谷地文化中心皆于这一年开放。并以「阿尔卑斯山之梦」的展览作为文化活动的开端。

2007-2009 年

摩太馆和波维瑞尔拉馆在当时都是开放给学生团体的空间,并在此进行阿尔卑斯山博物馆儿童区、堡垒博物馆及边境博物馆、短期展览、戏剧、演唱会及其他活动的组织,将巴尔德/唐纳斯/庞圣马丁社区整合成功能性的微系统的目的是要提供完整的文化旅游体验。

堡垒的历史

在巴尔德目前所在地,人类定居的迹象最早出现在青铜时代。文明的迹象最早能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由堡垒山脚下凸石上吉祥仪式的杯形雕刻及石砌文字所组成。这些史前遗迹唤起和女性生育力相关的特殊古老仪式,以「女性滑落」石坡的动作闻名。此仪式包括从斜坡上滑下来,几世纪以来让石坡变得相当光滑。

朵拉巴尔堤以及石崖之间的狭窄通道,一直都是进入瓦莱达奥斯塔的必经之路。在罗马时期,绝大部分的高卢领事路是由岩石雕刻而成,它们将依芙瑞亚与小圣伯纳山口及大圣伯纳山口连接起来。这条路建于公元前25年,自从罗马人终于打败赛拉西人之后,这条路就一直被使用到19世纪。沿路令人印象深刻的考古遗址都一再展现罗马大胆建设的杰作:以巨大石块打造而成的大型支撑结构、渡槽以及横越阿尔巴德洪流的桥梁,这些还都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从中世纪城堡到萨沃伊据点

由于其掌控通道的高战略地位,巴尔德宏伟的山脉自前罗马时期便已设防,但稍晚才开始有记录的证据。部分历史学家将东哥德狄奥多里克大帝视为第一个在16世纪初期设置武装驻军的人。

防御设备的第一份记录文献要追溯到1034年,它属于奥斯塔.鲍索子爵,其后代直到13世纪前半期都掌管着巴尔德。

城堡在1242年被阿米迪欧四世征服后受萨沃伊统治。城堡古老的结构出现在16世纪后半期的画作中:备有守卫塔楼的双道城墙包围着由城堡主楼为主体的一系列(正方形)建筑,;整个棱堡系统沿山脉而下环绕着巴尔德村庄。

1661年卡洛.伊曼纽尔公爵拆除韦雷斯及蒙蒂奥韦特的据点,并将所有炮火转移到巴尔德去,巴尔德因此成为萨沃伊公国军备的主要防御基地。

堡垒在17、18世纪巩固并发展其防御结构

因拿破仑攻城而投降

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期间,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的军队竭力反抗法军之举,对巴尔德来说实属难忘.

但堡垒最著名的战事应为1800年的攻城事件。5月14日清晨,拿破仑的4万大军翻越阿尔卑斯山,穿过大圣伯纳山口,让驻扎在波谷的奥皮埃蒙特军措手不及。侵略军很快就抵达巴尔德,却被防守堡垒的奥地利驻军挡下。

月21日的夜袭,迫使巴尔德村庄向法军投降,但堡垒总指挥史塔克德.凡.博卡夫上尉却并未放弃这场战争。法国将军马尔蒙夜里计划将大炮运上设防的山顶,但几次尝试都失败之后,别无选择,只好攻城。最终在6月1日一整日的炮轰之后,凡.博卡夫上尉光荣接受战败。

奥利维罗的重建工程

没想到会受到如此反抗的拿破仑,在一气之下将这座「邪恶的巴尔德堡垒」夷为平地。

1827年,因为担心法军会进行另一次的袭击,(撒丁岛国王)卡罗.菲力切开始重建堡垒。他将此计划委任于法兰西斯科.安东尼欧.奥利维罗,他是一名军事工程师。重建工程从1830年到1838年,共历时8年时间。

由三栋建筑物组成的新据点,各建于不同高度。由最底层的费迪南馆、中间的维托里奥馆,以及顶端的卡罗阿尔贝托馆组成。这个以军备武装的自治结构系统,能确保在敌军攻击之下,有相对应的防御策略。

整栋建筑里共有283间房,至多可以容纳416人(要是士兵都睡在铺上稻草的地面上,就能容纳两倍人数)。有一部分武器是大约50部大炮,而仓库里的弹药及粮食则可以撑上3个月。

19世纪末期,堡垒开始衰落,不再被用来打重要战役,而开始作为判刑之用,然后又成为弹药库。

© 2008 - 2017 Associazione Forte di Bard - P.I/C.F. 01087120075 - Privacy - Credits